您的位置: 首页 >最新 > 正文

被罢黜的迅雷CEO陈磊:祸起打算关停软件 和创始团队决裂

2020-05-22 17:19:00来源:

腾讯新闻《潜望》 李儒超

4月2日,迅雷一日变天。

当天上午10点左右,一群保安突然闯进迅雷深圳总部,勒令所有员工停止所有工作。据当日在现场的迅雷员工回忆,保安做法相当粗暴,不仅接管了公司重要部门,甚至连员工的私人用电脑也强行拿走。

当天,一封《致迅雷全员》的内部信出现在全体员工邮箱。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在当日早间召开的董事会上,CEO陈磊被董事会开了。

在接受腾讯新闻《潜望》采访时,陈磊说,他看到新闻才知道这一切。我看到新闻时,董事会才把决议发给我,让我签字。

他顿了顿,我没有签,但签不签都一样。

陈磊只是职业经理人,面对大股东小米公司的突然发难,他无能无力。按照迅雷的章程,董事会的召开必须提前两天通知。3月31日,陈磊承认确实收到了董事会召开的通知,但缘由却是另一个版本-----小米金融要从小米体系分拆,其负责人洪锋是迅雷董事会的一员,考虑到与迅雷产生关联的是小米而非小米金融,小米准备将其替换为小米的另一个高管周受资。

陈磊说当天因为身体不适,就请了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将是他噩梦的开端。

迅雷迅速开始了大清洗,裁员首当其冲。陈磊说,据他所知,仅仅一个多月,就有约近200名网心员工被迅雷裁员,而网心员工总共也就400多人。

而网心是陈磊一手建立的迅雷集团全资子公司,承载着迅雷近年来重注的区块链、云计算业务,相对于专注做夕阳业务迅雷下载的原迅雷公司,网心一度被视为迅雷未来的希望。

如果说这仅仅还是改朝换代的正常操作,接下来,才是陈磊真正怒火中烧的原因。

前几天,网心一个前高管被新高管团队叫去沟通,说其涉嫌职务侵占,陈磊说,这不是只针对他一个人,而是针对很多人。而指控其职务侵占的原因,则是因为新管理层接管迅雷后,只接受了七家网心关联公司中的五家,而对另外两家公司拒不接收,并拒绝承认其为迅雷的关联公司。

而针对陈磊对于迅雷董事会和小米公司的说法,小米公司对腾讯新闻《一线》独家回应小米与迅雷是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迄今为止小米已投资300多家企业,其中多家已经上市。

小米一直充分尊重被投企业在上市规则下的独立运转。

曾因雷军才加盟迅雷

2014年5月,迅雷创始人邹胜龙找到时任腾讯云计算总裁的陈磊,希望他加盟,但陈磊没有答应。陈磊说,他当时根本不相信迅雷能做云计算。

直到当年9月底,雷军亲自找到陈磊,才真正打消陈磊的顾虑。

那天,雷军和陈磊谈了好几个小时,等聊完出来,已经到了凌晨2点多钟。陈磊说,当时他甚至觉得雷军能看到他的心,说出他的心声。

我当时被雷军的两个点打动,第一,他说我知道你在腾讯做的不错,但是到底是你好还是腾讯好,你想不想出来试试? 第二,他说你想不想做一家自己能说了算的公司?

被雷军触动的陈磊很快去办了离职。当年11月,陈磊正式加盟迅雷,负责迅雷的云计算业务。在此之前,迅雷的两位创始人邹胜龙与程浩分别任CEO与总裁,共同主导迅雷发展已有十年以上。

如同每一家有历史的企业一样,迅雷内部存在着为数不少的老员工;而技术层面优秀的老员工,奠定了迅雷的企业基因,却无形中成为了公司转型路上的阻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迅雷也在缓慢的转型中逐渐掉队,成为一家夕阳公司。

这样的颓势下,云计算被确立成为迅雷的新方向。陈磊则被当时已实控迅雷的雷军选中,成为打开局面的人。

为了让新业务顺利开展,迅雷没有将云计算业务放入迅雷自身的体系之中,而是成立了一家独立核算的子公司网心科技,由陈磊出任负责人。如此决策,很大程度上是希望陈磊摒弃掉公司内部原有的一些阻力。陈磊向腾讯新闻《潜望》回忆,网心独立做,也是一开始雷军承诺好的,这也是其加入迅雷的条件。

那是雷军与陈磊的蜜月期。

陈磊加盟半年后,网心科技在2015年4月终于推出了旗下第一款产品迅雷赚钱宝。到当年6月,迅雷推出星域CDN时,迅雷的真正用意终于显露-----与同期推出赚钱路由器的优酷等企业不同,迅雷赚钱宝目的并非完全自用,而是为了建造一个新的商用CDN网络。

由于大量使用用户节点,使得星域CDN的价格显著低于其他只使用IDC业务(即一般意义上的机房服务器)的CDN服务商。当时CDN市场的价格普遍是1.5万-4万/G/月,网心来了直接砍到9999,价格几近腰斩,一位知情人士曾透露。

由于这一市场客户很稳定,主要就是几家大型视频网站,再加上带宽开支本就极为高昂,令部分企业即便冒着尝鲜的风险,也要尝试接入迅雷的服务。

这是迅雷转型的真正开始。

2015年我们开发布会的时候,雷军亲自参加,而且做了演讲,在演讲里面他还特别讲,说他觉得当时投资迅雷就是要投资这个业务,直到现在,陈磊依然记忆犹新。

源于打算关停迅雷软件?

陈磊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后来他听说,开掉他这件事早有预谋,但雷军一直没有下决心,直到一个多月前才最后拍板,于是就很快就操作了。

陈磊回忆,直到去年11月,还没有出现任何异常。而出现异常的节点,是他通过各种渠道向董事会传达一些意见,此后,整个董事会就发生了一些气氛上变化。

在陈磊看来,迅雷的下载业务中,盗版黄色的占比非常非常高,尤其是手机迅雷里非常大。在11月,陈磊就往董事会的微信群里发了法务团队去研究迅雷下载业务风险的PPT,还有通过邮件去沟通风险。

而重新将迅雷的风险放上台面,是因为陈磊认为,应该自己有序的去慢慢的把下载业务收掉。

迅雷有很多产权官司,在诉总金额超过1亿人民币,仅2017年赔付的金额就有7000多万,我觉得这块业务的收益和风险不成正比,应该主动处理掉了,陈磊说,他原来就知道风险很大,研究完发现非常大,大概触犯了24部法律,其中刑法有4条,最高可以判十年,同时还去分析了快播的案例,就把内容发给董事会了。

据陈磊说,这封邮件除了两个独董,无人回复。

自此,陈磊发现,董事会几乎没有人再去搭理他,就算说话,也变得非常谨慎。而时任迅雷董事长的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也在微信上几乎不回陈磊。

陈磊说,也许那时候,小米就已经在试图和迅雷划清界限了。

到今年1月18日前后,发现线上沟通不顺畅的陈磊,去面见王川汇报迅雷情况。这次,他发现王川没有什么异常。

他只是跟我讲,注意今年的经济环境可能不太好,然后节约开支,踏踏实实的做你的CEO,踏踏实实的管,咱们在这个层面上达成共识,陈磊回忆。

这也让他不再纠结董事会的反应--------直到4月2日靴子落地。

根据4月2日迅雷发布的公告,接替陈磊职务的是早已离职创业、创业项目获得小米投资的迅雷元老李金波,与此同时,王川卸任董事长,该职务同样由李金波接任。

小米系高管全线退出迅雷董事会,由李金波领衔的原迅雷员工填补。

小米并非放弃了对迅雷的权益。在本次调整中,李金波的创业项目最右的运营公司Itui及其关联实体与小米系公司、晨兴资本达成一项协议,每个股东同意将分别拥有的迅雷股权换成Itui的股份。这使得迅雷的最大股东变为Itui,小米等股东虽然不直接持有迅雷股份,但因为持有Itui股份,成为迅雷的间接股东。

简单而言,就是维持小米对迅雷控制的前提下,将小米的权益与迅雷直接经营和管理层面完全隔离,从而达到规避风险的目的。

然而,建立这样的制度规避风险,似乎与排除掉陈磊并不矛盾---------这又牵涉到迅雷创始团队与陈磊的矛盾。

与创始团队的矛盾

陈磊透露,迅雷的VIE存在一个较大的遗留问题:迅雷创始人邹胜龙一直没有将国内迅雷实体公司的权益转让到美股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指定人员身上。

VIE的本质,是中资公司的股东把股权和投票权质押给了美股上市公司,质押一旦不成立了,美股上市公司就是空壳。

为了规避上市公司无法控制国内实体的风险,在2017年6月,迅雷任命陈磊为CEO时,就明确要求,中资公司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要将大股权转让给董事会指定的人,后来,这个指定的人就是王川。

但直到今年4月1号,这个转让都没有发生。

邹胜龙一直在拒绝办理股权转让。陈磊表示,他曾多次去找邹胜龙去沟通,而且通过邮件的形式把所有的材料都做好了给他,同时答应了他各种各样的条件,但这件事始终没有下文。

这也成了创始团队给小米把控的迅雷公司挖下的坑。毕竟,中概股VIE公司一直存在一个风险,即实体公司拒绝执行上市公司董事会决议。

如果无法在国内实体公司完成转让,就意味着这个风险一直存在。

陈磊认为,这或许成为迅雷原创始团队与小米方面谈判,赶走自己的筹码。而迅雷创始团队与陈磊在此前已经有过交锋,并产生了矛盾。

早在2017年陈磊接任CEO之初,由于他担心迅雷一家关联公司迅雷大数据旗下的P2P业务伤害迅雷品牌,且这家公司拒绝接受迅雷看账,就曾公开发难,要求收回对该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而这家公司,正是代表着诸多原迅雷创始团队成员的利益。

这场内讧,虽然以迅雷董事会集体发声明支持陈磊结束,但却是迅雷创始团队向小米妥协的结果。

陈磊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当时事情爆出来后,邹胜龙提出一个方案:迅雷花5000万把此前只占股28%的迅雷大数据公司买回去,变成全资子公司,然后让迅雷大数据的所有股东套现。

这条代表迅雷创始团队利益的提议,随即引发了大股东小米的激烈反对,P2P本来就是个坑,还要花5000万,这个没道理吧,陈磊说。

小米继续站在了陈磊这边。只是,获得小米支持的陈磊,却也因此与迅雷创始团队结下了梁子。

当小米不再支持陈磊,本来就与陈磊水火不容的迅雷创始团队,便无法容忍陈磊的存在。

关联交易疑云

但陈磊还是没想到,新的管理层和大股东小米,会用这样的方式,对他进行驱逐。

如果董事会希望 CEO承担所有的风险,至少能做的事情是不在事后打击报复,陈磊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迅雷的新管理层正试图通过网心的关联公司,为网心员工罗织罪名。

据了解,问题的核心在于两家网心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融合)。

其中,兴融合的问题最多。陈磊解释,因为2017年工信部要求IDC、ISP、CDN企业不得私自建设通信传输设施,不得使用无相应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资质的单位或个人提供的网络基础设施和IP地址、带宽等网络接入资源,网心为了发展玩客云,就收购了这家公司并申请了相关许可资质。

该公司的业务模式是从网心购买玩客云机器,再向矿主售卖矿机。陈磊坦言,这确实是关联交易,除了资质问题外,也在考虑万一以后出现违规,也是兴融合被处罚,而不会伤及上市公司体系内的网心。

(图为陈磊给迅雷新任管理层发的邮件,陈磊称,未获回复)

但如今,新任管理团队拒不承认这是网心的关联公司。而陈磊发向新管理团队关于这两家公司归属的邮件都石沉大海,没有回复。

所有兴融合公司的代码、数据都在网心,没有把这个公司做成一个独立的公司,陈磊告诉腾讯新闻《潜望》,在做这个项目文档的时候,公司很多文档都提到这个项目,其中xr就是代替小融,工作内容中大量出现这个东西。

现在忽然说,这是员工在外私自设立的公司,这让陈磊十分不解。

(图为陈磊提供的网心公司内部邮件,以证明兴融合一直在公司体系内)

而另一家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由于被迅雷拒绝承认为关联公司,也引发了迅雷与该公司另一股东北京链享云的不满。

在2018年,迅雷被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明确迅雷通过玩客云变相ICO,存在风险隐患。2018年9月,迅雷对外宣布向北京链享云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同时迅雷仍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海南链享云则是这一合作的产物,且由两家公司合资成立。

根据北京链享云近日发布的公告,当年,北京链享云同意与迅雷签订协议建立一家迅雷的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配合迅雷规避监管问题;该公司自成立起,所有海南链享云的公章、系统、代码、人员、包括链享云的官网,全部都由迅雷控制与管理,而链享云的官网虽标识北京链享云,但是其实都是迅雷控制。

如今,迅雷也拒绝承认该公司与其的关联。

由于腾讯新闻《潜望》并未见到相关起诉材料,尚且无法判断被起诉人员和上述两家公司与迅雷公司的真实关系。这一疑问或许仍需等待当事双方的进一步回应。

不过,在陈磊看来,这一切都是冲着一手建立这些公司的自己去的。

如果只是针对一个人的话,也就算了,你牵连其他的人干嘛?

来源:中文科技资讯

相关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