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 > 正文

中国最大照明企业贱卖给外资 刘强东怒斥:有些人没有道德底线!

2019-08-14 10:37:00来源:

价值超250亿雷士中国

被外资不到8亿美元吞下!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在板砖横飞中匆匆封镜,但现实版的《权力的游戏》雷士照明的股权争夺战又有了新的剧情。

8月12日,美国投资机构KKR宣称,它们以7.94亿美元收购了雷士中国70%的股权。

这是一次完全不等价的收购!一方面,雷士中国是中国最大的照明企业之一,尽管这些年公司因为股权之争公司负债累累,但是单凭雷士照明这个金字招牌,价值早就超过了250亿元人民币。

另一方面,KKR并不是出不起筹码的主,这家1976年成立于纽约的杠杆收购天王,曾在1989年以300多亿美元溢价收购美国食品和烟草大王RJR;当年它在收购劲霸电池时,更是以高出竞争对手至少5亿美元的溢价让对手知难而退。

但是最后的成交价格非常诡异:KKR拿下雷士中国70%的股价只用了不到8亿美元,是史无前例的贱卖!

而这次KKR对雷士中国的收购之所以会这么顺利,恐怕和促成此次收购的人并不是雷士中国创始人有关。

雷士中国的创始人在哪里?早就在股权争夺中被镇压在监狱中了!

创始人在股权争夺中入狱

1998年,吴长江和他的两位高中同学杜刚、胡永宏一起,在惠州创立了雷士照明。

当时小平同志刚刚在中国的南方画了一个圈,广东的创业氛围浓厚,雷士照明借改革东春扶摇直上,很快成为国内最知名的照明企业龙头。

雷士照明刚成立时,注册资本为100万,吴长江和两位同学分别出资45万(持股45%)、27.5万(持股27.5%)、27.5万(持股27.5%)。

从这个股权结构可以看出,吴长江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控股权,从兄弟义气出发,给了两位合伙人足够制约他的股权,这也是吴长江走向悲剧的第一步。

吴长江

这还不算,2002年,吴长江还主动作了股权调整:三人股权均等为33.3%,为后面引狼入室埋下伏笔。

到了2005年,其他两位合伙人和吴长江分道扬镳,按照约定,吴长江要向他们首付1亿元,另外6000万于2006年6月30日前付清,否则对方可以拍卖雷士的品牌及公司资产。

为了这笔分手费,吴长江借过高利贷,求助过柳传志。

2006年,吴长江找到软银塞富的阎焱加入雷士照明,软银塞富随后投资2200万美元,并强势要求占35.71%的股权,享有一票否决权。

阎焱

尽管吴长江估算后觉得软银塞富占股不超过30%,但最后还是同意了阎焱的要求。于是在蕾士照明的董事会席位上,软银塞富的阎焱控制了三席,作为创始人的吴长江只有两席。

2010年5月20日,雷士照明于香港上市,上市对很多公司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雷士照明的股权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2012年5月,吴长江因涉嫌关联交易被警方讯问,阎焱怕这件事给上市公司带来风险,就让吴长江请辞,自任董事长,施耐德的张开鹏出任CEO。

但是在调查结束,吴长江要重回雷士照明时,阎焱却提出三个条件,在经过一年的风波,特别是供应商的要求下,吴长江重回雷士,开始酝酿驱逐投资人。

2013,吴长江引入了另一个股东:德豪润达控制人王冬雷。当时,王冬雷称与吴长江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吴长江也说:王冬雷很有魄力,两个疯子携手,一定能做大事业。

但是,在德豪润达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股东后,两人的关系很快就恶化了。

2014年8月,王冬雷以雷士照明如果不清除吴长江,最多只有12月到24月的寿命为由,开始接管雷士照明。

随后,吴长江在95.8%的董事会投票决议中被罢免,王冬雷担任雷士照明公司的替代董事及代理首席执行官。随后,王冬雷宣布吴长江三宗罪,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5年1月,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提请批捕,一年后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按照这个判决,当他刑满出狱时,已经是65岁的老人了。

而随着这次KRR收购70%雷士中国股权,现实版的《权力的游戏》总算到了尾声。

先吞下,再卖掉,雷士中国的这番神操作,是不是有些当年国美陈晓的味道?

刘强东怒斥:有些人没有道德底线!

在雷士照明被野蛮人敲门的时候,同是长江学员的刘强东曾为吴长江仗义执言。

当时大概是2012年左右,软银赛富正在寻求正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

刘强东却公开提醒吴长江:软银赛富的投资人阎焱公开撒谎、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并一针见血地指出: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后面的事情发展也证明了刘强东的先见之明。

刘强东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之前和阎焱有些不愉快的经历:阎焱曾对外说,刘强东当年寻求京东融资时曾三次找过阎焱,但是都被阎焱拒绝了,但据刘强东说,事实上双方只是在2008年通过中间人见过一面。

刘强东认为,阎焱的做法是在公开羞辱创业者,非常没有职业道德。

所以在日后京东的股权设置中,刘强东对投资人一向很提防,一直到现在,在AB股的结构下,刘强东还以15.8%的持股,拥有80%的投票权,而京东的第一大股东腾讯拥有18.1%的股份,也只有4.4%的投票权。

很显然,作为创始人的吴长江几次被投资人赶出自己的公司,最后还落得个身陷监狱的下场,这对刘强东有直接的触动,也促使他采取措施避免出现类似的悲剧。

正如李彦宏所说的: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不要轻易将主动权交给投资人,因为在创业的过程中,没有人会乐善好施!

相关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