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最新 > 正文

特色旅游小镇批量上马 市场“钱景”待考

2018-09-04 14:58:00来源:

虽然出现同质化、地产化等多重问题 ,但我国多地旅游特色小镇建设仍未能降温。9月3日,记者获悉,云南省政府拟重点推动创建100个旅游名镇,加快推进城旅融合,依托特色小镇、康养小镇建设,强化旅游功能、完善旅游设施配套和强化管理服务。据了解,自去年国家出台多项关于支持特色小镇建设的政策后,国内掀起一股特色旅游小镇建设热潮。今年上半年,已有辽宁、广东、湖北、江苏、河北等地先后对外宣布拟打造特色旅游小镇,所建数量涉及数百个。业内人士对此分析,地方建设特色旅游小镇可达到扩大就业、增加收入、改善人居环境等目的。但早前特色小镇项目,已经因泛房地产化为行业诟病,之后在全国范围内持续批量上线,整个市场能否保持供需平衡,带动特色旅游小镇产业健康发展,还有待观察。

特色小镇群起

9月3日,记者从云南省人民政府网站获悉,近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全域旅游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炉。《意见》指出,省人民政府为加快推进城旅融合,依托特色小镇、康养小镇建设,强化旅游功能、完善旅游设施配套和强化管理服务,拟重点推动创建100个旅游名镇。这一项目主要由各州、市人民政府负责;省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厅、旅游发展委协调推动。

其实不难发现,建设特色小镇,打造全域旅游精品的口号早已在全国各地喊响,特色小镇已经发展成为热门业态。今年上半年,除云南省外,辽宁抚顺正大力推进12个特色小镇发展,其中聚隆滑雪小镇、皇家狩猎小镇、天湖雾凇小镇等已经建设完毕;湖北省将武汉奥山国际冰雪运动旅游小镇、襄阳樊城区福泰·栖溪小镇等特色旅游小镇列为重点投资项目;广东清远计划到2030年建成28个3A以上景区的特色旅游小镇;江苏省政府出台特色小镇发展指导意见并指出,目前该省已经发布了两批56个省级特色小镇的创建名单,争取用3-5年时间,培育100个左右产业特色鲜明的特色小镇;河北省提出实施千村百镇工程,将建100个特色旅游小镇等。

旅游行业资深专家王兴斌指出,特色小镇以原住民为主体,以产业为基础,既是经济形态也是社会形态。具有生命力的特色小镇,应该是具备历史文化资源的人口产业集散地,在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基础上自然形成。这样的文旅项目利于游客和当地政府,既丰富了旅游产品,又能满足市场需求,促进当地就业和经济发展。

国家政策收紧

近两年,国家针对特色小镇的建设予以推动和支持。早在2016年2月,国务院就曾发布《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加快培育中小城市和特色小城镇,发展具有特色优势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信息产业、先进制造、民俗文化传承、科技教育等魅力小镇,带动农业现代化和农民就近城镇化;同年7月,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计划到2020年建成1000个特色小镇。后续还有《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的指导意见》、《关于实施千企千镇工程推进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的通知》等政策相继出台,致使全国各地方在政策的推波助澜下大兴建设特色小镇。

只是凡事欲速则不达,特色小镇近几年迅速崛起的同时,并没有体现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反而出现很多问题。据了解,截止2018年2月,全国两批特色小镇试点403个,加上各地方创建的省级特色小镇,数量更远超2000个。万达、万科、碧桂园、华夏幸福、华侨城、绿地等一批大型房地产企业纷纷入局,拟探索造城计划寻找新的利益增长点。更有众多中小房地产企业意图在特色小镇市场钻空子卖楼谋利。很多特色小镇项目因此而被房地产开发商捆绑,城旅融合沦为空谈。

由于问题频出,国家政策也开始转向。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和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两不能和四严,即不能把特色小镇当成筐、什么都往里装;不能盲目把产业园区、旅游景区、体育基地、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以及行政建制镇戴上特色小镇帽子。严防政府债务风险,尽可能避免政府举债建设进而加重债务包袱;严控房地产化倾向,防范假小镇真地产项目;严格节约集约用地,避免另起炉灶、大拆大建;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禁止以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名义破坏生态。

对此,北京联合大学旅游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金山表示,特色小镇其实最早始于浙江地区,是在县域经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文旅综合体项目。后来由于特色小镇发展过热,随之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泛房地产化问题。很多特色小镇变质成一种特色房地产开发,特色和主题不突出、选址偏僻、房地产化趋于严重、且大规模建设致使地方政府面临较大的债务风险,这是国家重点监管特色小镇项目的主要原因。

利益驱动盲目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家政策收紧背景下,特色小镇项目却层出不穷,这看似矛盾的背后,其实存在着多方利益关系。资料显示,为扶持特色小镇建设,国家曾明确提出,符合条件的特色小镇可以申请专项建设基金;在政府投资层面,主要通过设立专项基金、奖励,以及政府购买服务等政策,推动特色小镇的建设,并且通过国有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金融组织和产品服务创新,统筹小镇建设的融资需求。此外,多部委鼓励社会资本进行PPP模式运作,鼓励部分小镇通过担保贷款和创新林权经营的方式进行融资。

张金山对此指出,对于地方政府而言,特色小镇属于大型文旅项目,除可以借此争取国家政策红利外,还能吸引大量外来投资,促进地方经济发展。而对于热衷投资特色小镇文旅项目的企业而言,在国家限制房地产业态的背景下,可以通过PPP模式投资这种变相的房地产项目,以较低的融资风险获取高额的利润回报。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政策严抓特色小镇项目,但目前中国外部经济环境较为恶劣,所以国家对特色小镇投资建设,其实给的是一种相对宽容的态度,鼓励文旅项目发展,带动经济增长。但特色小镇项目过度上线,实则暗藏很大的风险。项目投资规模持续加大,会出现投资回报率逐步降低的情况,这很有可能会使投资方陷入更大的债务困局。同时,供需不平衡的市场问题如果持续恶化,特色小镇项目可能也会出现速生速死的恶性现象。张金山说道。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总监严跃进也指出,特色小镇这种业态,从市场需求的角度看,本质上产业聚集能力不足,概念存在夸大嫌疑;另从各地项目发展情况来看,部分还处于单纯的旅游小镇的概念,潜在的市场需求并不多,很多项目空置情况较为严重。对于特色旅游小镇来说,建设的关键是不单纯以文化和景点来吸引市场,更多要强调产业发展或者说产值概念。此类特色小镇应该在门票收入的基础上实现多元化、创新化发展,增加其他收入,例如酒店收入、文化旅游企业入驻的租金等,这样才可以真正培育更具有持续发展力的特色小镇。

记者 武媛媛

相关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