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最新 > 正文

里拉危机蔓延 新兴市场历劫

2018-08-14 15:03:00来源:

8

未标题-3 拷贝

一夜之间,新兴市场哀鸿遍野。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的危机已经开始蔓延,本周一亚市早盘,南非兰特及一众新兴市场货币大跌,兰特兑美元下跌超过5%,印尼盾兑美元也一度下跌0.6%,成为亚洲表现最差货币。新兴市场到处弥漫着危机感,强美元的冲击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然而土耳其里拉之困终究只是个案,影响到全球经济或许还差些火候。

土耳其效应

经济动荡,市场乘虚而入。奢侈品论筐买,香奈儿、爱马仕门店被一扫而空,这样的情况正发生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Istinye Park购物中心。受美国翻倍土耳其钢铝关税的影响,本周一,里拉开盘再度崩跌10%,首次跌破7的关口,而这也让土耳其成为目前世界上购买奢侈品最便宜的地方。

套利者得了便宜,却掩饰不住土耳其的货币危机。里拉危机就像病毒,迅速蔓延到了整个新兴市场。受里拉影响,墨西哥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印尼盾等新兴市场货币均受影响重挫,其中印度卢比兑美元一度跌1.13%至69.6138,在新兴市场溃败之际创下历史新低。这场危机的蔓延被提前预料,但范围之广却超过了大多数投资者的预期。

银行业或许会成为里拉危机中受伤最深的一员。几天以前,高盛警告称,里拉每贬值10%,银行资本充足率就会平均下降50个基点,如果里拉下跌至7.1,那么土耳其的银行业将遭受来自多个方面的压力,所有银行的超额资本都将被腐蚀,也因此带领金融系统走向崩溃。

更让市场担心的是,新兴市场此前一直被视为欧洲银行业的增长来源,唇亡齿寒,欧洲银行业也并不乐观。土耳其经济金融体系严重依赖银行系统,银行系统又实行了对外开放吸引外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外资银行已经控制了土耳其全国银行资产的30%。这样的情况已经露出苗头,此前为土耳其批出相关贷款的西班牙对外银行、意大利裕信银行及荷兰国际集团等银行股价均遭到重创。

新兴市场被传染

土耳其央行出手了。当地时间13日,土耳其央行发表声明称,将提供数十亿里拉、60亿美元和30亿美元等值黄金资产给金融系统,并将密切关注市场,必要时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受此影响,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从较早时的7.1329回升至6.4720。

此前,市场并不看好土耳其的行动。上周五,投资管理公司Zenith Asset Management政治战略分析师Robert Marchini对彭博社称,土耳其的危机处理方式可能使全球投资者恐惧,他们担心面临类似问题的其他新兴市场,会采取和土耳其一样的措施,这可能进一步催化新兴市场危机。

业内人士分析,土耳其危机对新兴市场的潜在冲击可能会经过两条主要传导路径,其一是通过冲击欧洲银行资产负债表导致银行风险偏好下滑,进而从新兴市场进一步撤资。其二是通过推升美元抬升新兴市场通胀压力,使其不得不进行货币紧缩,这可能对其经济造成下行压力,从而陷入负面循环。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认为,里拉的暴跌对新兴市场经济产生的负面冲击有愈演愈烈之势,还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给新兴市场股市、债市、汇市带来集体动荡。

曾经被誉为是新兴市场皇冠上的明珠的土耳其似乎成了害群之马,但也有人认为,结果或许并不一定如此糟糕。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土耳其的货币危机只是一个局部危机,土耳其央行也启动了紧急应对措施,里拉如今的暴跌只是短期的波动,未来会逐渐稳定。至于其他新型国家的央行目前大多都在观察,未必会采取加息措施,毕竟土耳其不像美国,不会造成全球性的金融风暴。

强美元惹的祸

新兴市场的波动似乎永远也绕不开美元的走势。与里拉的惨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本周一,美元兑主要货币已经涨至13个月高位。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麦格里集团就曾警告称,如果美元在今年持续走强,那么亚洲新兴市场将成为最大输家。

强势美元带来的结果就是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今年以来,从印度、印尼、菲律宾、韩国、中国台湾和泰国撤离的资金总额已达190亿美元。彭博社曾援引惠誉评级亚太地区主权评级负责人Stephen Schwartz的话称,新兴市场面临的外部环境可能比2013年更具挑战,积极紧缩货币政策启动,新兴市场面临美元升值压力。

如今,大多数人把里拉的崩溃归咎于美元的卷土重来和美国制裁的到来,但强美元似乎并不能完全接下这个锅。里拉的崩溃有自己的原因。在强美元面前,土耳其的经济漏洞百出。高通胀、高负债、高经常账户赤字意味着土耳其的经济不堪一击,市场普遍预计,在超高的通胀压力下,土耳其至少应加息500-1000个基点,但这项方案早在7月底就已被判死刑。

土耳其是个案,但也是通病。目前,外债、通胀等问题并非土耳其独有,南非、阿根廷、巴西、智利等新兴市场国家也存在这个问题,而这也正是导致人们担心强美元引发的连锁反应在新兴市场蔓延的关键所在。

强美元虽然可怕,但或许并不会持续太久。李大霄认为,强美元与资金回流美国互为因果,但强美元已经处于一个比较极端的状态,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强美元也有一定的微词,毕竟强美元不利于出口。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也称,土耳其的货币危机虽然不会造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但土耳其的前车之鉴值得吸取:保持低利率催生的资产泡沫,虽然能够保持经济短期的繁荣,但是一旦外资大量撤离,可能就会引起市场的恐慌。

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相关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