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滚动 > 正文

金融业对外开放提速 多家外资机构入场“尝鲜”

2018-05-14 14:28:11来源:

VCG111150078788

头版图表

在央行制定时间表后,金融业对外开放落地提速。5月13日,上海宣布依据央行行长易纲宣布的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提出了六大先行先试的开放举措。在落地方面,自4月以来,银行、证券、保险、支付、征信等多领域,均有外资机构提交申请材料。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对外开放扩大的同时也需关注金融风险。

上海提六方面先试先行

5月13日,来自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的消息显示,上海市金融办负责人13日介绍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先行先试情况。近期,上海市将在扩大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对外开放等六大方面争取先行先试。

在分析人士看来,上海提出的金融业对外开放举措实际上是对我国整体对外开放方针的本土化和细化。在今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易纲宣布了要在今年年底以前推出的五项措施: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济、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大幅度地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的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内外资一致;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两年代表处的要求。

从上海金融业对外举措来看,除了扩大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银行业对外开放外,上海基于自身特店还提出支持境外投资者参与上海证券市场,支持境外创新企业在沪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争取年内开通沪伦通,进一步扩大熊猫债规模等;拓展FT账户功能和使用范围,争取将FT账户复制推广至长三角地区和长江经济带的自贸试验区,以及拓展FT账户的投融资功能等;放开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市场准入,放宽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限制等。

据悉,截至目前,上海聚集了股票、债券、期货、货币、外汇、黄金、保险等各类金融要素市场。2017年上海金融市场交易总额达1428万亿元,直接融资总额达7.6万亿元,占全国直接融资总额的85%以上。外资金融机构占本市所有持牌金融机构总数近30%。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认为,上海在金融业对外开放先行先试的举措与其自贸区以及自身定位有直接关系。上海定位为国家金融中心,使其对金融市场开放的需求更加迫切。

整体上,上海金融开放举措是对我国整体开放举措的先行尝试,也是未来决定我国金融开放的关键一步,值得密切关注。王剑辉分析道。

多家外资机构尝鲜

在我国开放政策激励下,4月以来,多家外资机构跑步入场,银行、证券、保险、支付、征信等多领域,均有外资机构提交申请材料。

上海金融办负责人在介绍近期推进的项目情况时透露,目前上海金融业对外开放项目涵盖了银行、证券和保险。开放内容来看,既有新设机构的突破,如全球最大的保险集团参股设立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也有扩大经营范围的突破,如首次允许外资保险经纪公司扩大经营范围等。国别和地区来看,涵盖了法国、德国、英国、日本、约旦等国,以及我国香港地区。目前,相关项目正在推进中。

据悉,4月28日,法国欧诺银行和光明食品集团等签定投资协议,拟共同设立上海光明欧诺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并向监管部门提交了申请材料,监管部门已开展设立辅导,这将是欧美发达国家在中国设立的首家消费金融公司。5月4日,富卫人寿保险(百慕大)公司等向中国银保监会提交了筹建富卫人寿保险公司的申请材料。5月9日,德国安联保险集团总部决定在上海独资设立安联(中国)保险集团公司,并抓紧落实筹备事项。

此外,5月初,北京商报记者从央行获悉,央行收到了世界第一公司(WorldFirst)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的来函。这意味着,第一家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已经迈出了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步。央行还受理了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简称益博睿)递交的在中国境内开展企业征信业务的备案申请。央行营业管理部已正式受理其申请,并将依法办理备案。近日,银保监会也公布了对筹建工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批复,这是我国提出加快保险业开放进程后获批的第一家合资保险资管机构。

有市场人士表示,金融对外开放的变化将为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带来新的商业机会,这是继2003年前后的金融市场开放及2006-2007年外资银行本地化浪潮之后,外资金融机构迎来第三波重要的机会。

需防范金融风险

金融业对外开放在激发我国金融市场竞争力的同时也对我国金融监管能力提出了挑战。易纲此前就强调,在扩大金融开放的时候一定要加强金融监管,开放是放宽对外资的准入和业务范围的限制,同时各类所有制,不管是中资还是外资,不管是什么所有制,都要依法合规进行一视同仁的审慎监管。

事实上,对于外资金融机构来讲,进入中国市场也存在挑战。以支付市场为例,国内支付市场格局已定,监管趋严,外资支付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挑战不小。易观分析师王蓬博认为,外商投资机构进入中国市场面临着用户转化、商户获取、利润率低等诸多问题。目前国内第三方支付产业已经发展的比较完善,产业链齐全,而且国内支付机构经历过多年的市场洗礼,构建了壁垒。国内支付市场费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国内支付企业早就过了仅仅依靠费率赚钱的阶段。国外支付机构进来能否接受较低的利润?而且,C端用户培养上巨头都是花了大价钱补贴的。

关于如何避免金融业对外开放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和危机,近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清华大学举办的讨论会上表示,中国会先开放金融服务,而不是开放资本市场,通常来说资本市场的开放容易伴随而来的金融危机,我们要先把国内的金融服务市场、金融服务机构的质量提升了以后,当我们去学习,学习外国的金融服务的供应商这种经验,慢慢的我们强了,再慢慢打开整个金融市场。

对于下一步金融业开放,易纲提出需遵循三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第二个原则就是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和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改革进程要相互配合,共同推进;第三原则就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使得金融监管的能力要与开放的程度相匹配。

北京商报记者刘双霞

相关链接:

金融业放宽外资持股限制扩大开放成重头戏

过去的一年,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频频推出,步伐加快。今年两会上,金融业对外开放是各界的关注热点。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在分析人士看来,金融业对外开放已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重头戏。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新一轮超越国际社会预期的对外开放必将是服务业对外开放,特别是金融行业的对外开放,广受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欢迎。报告提出的改革方向和改革力度是前所未有,也将对各个行业产生深刻的影响。

相关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