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微商 > 正文

老三老四“抱团”,美国电信市场要变天?

2018-04-16 14:01:52来源:

10129165_fg-1_thumb

美国第四大电信运营商Sprint深陷债务危机,与该行业排名第三的T-mobile公司的合并谈判重新回到轨道。合并一旦成功,美国电信市场将出现三足鼎立的新格局。然而,这场持续近四年的合并谈判几经反复。新公司的控制权之争,以及美国反垄断机构心存疑虑,都曾让并购胎死腹中。此轮谈判,双方力量此消彼长,美国国内政策又相对放松,或许将成为格局洗牌的最佳时机。

盈利难题

据彭博社等多家媒体报道,自去年11月谈判失败以来,两家公司最近再度重启合并谈判。这一消息导致两家公司股价出现暴涨。Sprint与T-mobile的市值分别达到290亿美元和540亿美元。

在美国电信行业,Verizon通信公司和AT&T公司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两家公司市值均超过千亿美元,用户占全美市场约三分之二。而Sprint和T-mobile在合并后,新公司将拥有1.27亿的用户,足以匹敌领跑者,届时美国电信市场将从四分天下演变成三国演义。

连年亏损带来的债务危机已经让Sprint寸步难行。据了解,目前Sprint背负着395亿美元的债务,而其中一半将在4年内到期。而公司的营业收入却是逐年下滑。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前两季度,Sprint因加大推广力度增加了十万余新用户,营收曾出现短暂增长,但后半年却重新陷入亏损。独自奋战的Sprint在增加用户和控制成本之间难以找到盈利途径。

实际上,对美国的电信运营商来说,增加用户变得越来越困难。由于市场趋于饱和,各大运营商的竞争主要集中在存量用户上。长期以来,包括Sprint在内的各大运营商纷纷采取价格战的手段展开恶性竞争,让盈利更为艰难。

与此同时,Sprint的移动网络服务饱受消费者诟病,也使其在竞争中处于劣势。今年三月份,Sprint高管曾表示,未来几年公司将在移动网络升级方面投入60亿美元。然而受困于资金短缺,公司则以无线频率资源作为担保,发行了70亿美元的债券。这对本已不堪承受的债务负担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穆迪评级已经将Sprint的等级下调至B2,距离劣质债券评级仅一步之遥。

而T-mobile的日子也不好过。近年来,作为后起之秀,T-mobile一直在与行业巨头争夺市场份额。为此,T-mobile成为美国第一家取消用户两年合约计划的主要运营商。此举曾让T-mobile的用户数获得增长。但是随即,这一模式为竞争对手复制,AT&T和Verizon相继也推出了无合约计划。在AT&T和Verizon的夹击下,T-mobile的增长速度正在放缓,已经占有的市场份额也是岌岌可危。

近期,AT&T和Verizon还将目光投向了娱乐业。AT&T正在计划收购时代华纳,一旦在与司法部的官司中获胜,该公司将在媒体市场拥有更大的定价权。而稳坐行业第一的Verizon此后势必也将采取类似的垂直并购方式扩张。

这一背景下,相对弱小的Sprint与T-mobile再度选择抱团取暖,不失为应对良策。对双方来说,合并后的公司在战略布局和财务方面都将收获成效,双方可以将频谱资源、网络基础设施整合,以减少成本提高覆盖率。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两家公司合并越早,收益也会越高。

控制权之争

然而,所有的合并都将牵扯到权力斗争,两家公司的大股东们都不想轻易放弃各自的影响力。Sprint在日本软银集团旗下,T-mobile则属于德国电信。

早在2013年,孙正义的软银集团入股Sprint时,就对该公司寄予厚望。孙正义期待凭借这一支点,复制他在日本的成功模式,在美国建立新的行业帝国。事实上,在软银收购之初,Sprint通过降价和引人注目的营销活动,从AT&T和Verizon手中抢走大量用户,市场份额一度排在全美第三。

与此同时,孙正义在打T-mobile的主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表示,从第一天起,我就不仅要收购Sprint,它与T-mobile是最佳组合,那才是我的策略。软银计划通过强强联手以抗衡其他两大巨头。然而事与愿违,Sprint此后经营不善连年亏损,T-mobile凭借相同的策略把Sprint拉到马下。此后,凭借低廉的价格、良好的品牌形象和服务改进方式,T-mobile收获了一批稳定的用户群,市值也不断上升。

但是,Sprint手上仍然握有王牌——2.5GHz波段的牌照。这个波段可以用于5G网络开发,代际网络的更迭是运营商们赶超对手的机会所在。在面向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这一牌照至关重要。

双方的势均力敌使得谈判形势变得微妙。在2017年的并购谈判之前,Sprint设法实现了短暂的扭亏为盈,以增加谈判筹码,孙正义还没有准备放弃控制权。而在业绩上更为出色的T-mobile显然更有底气。对母公司德国电信而言,T-mobile仍然是一笔优质资产,是集团收入的稳定增长点。彭博资讯分析师约翰巴特勒认为,德国电信不大可能在没有大笔溢价的情况下放弃对T-mobile业务的控制权。

进入2018年,Sprint的经营每况日下,已经成为软银集团实际上的沉重负担,谈判筹码也所剩无几。在新一轮并购谈判重启时,有消息指出,软银似乎愿意给予德国电信最大股东控制权的权益,但新的问题在于Sprint的市值估价上,双方仍存在分歧。这也是导致上一轮谈判破裂的原因之一。

监管障碍

除了并购双方的激烈博弈之外,美国反垄断机构的阻拦也成为变数之一。分析人士认为,Sprint和T-Mobile要想说服监管者,需要翻越一座非常险峻的高山。

一直以来,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和美国司法部为首的监管机构,对此类并购心存担忧。早在2011年,AT&T试图收购T-mobile的谈判最终因为FCC和美国司法部的介入而失败,AT&T不得不向德国电信支付巨额违约金。

相同的剧情发生在2014年,美国监管部门同样没有放过软银。在这一轮并购谈判消息披露后,FCC的一份简报中指出,全国性运营商的数量从4家减少为3家,很可能会妨碍市场竞争。尽管软银集团上下奔走游说,但收效甚微。美国司法部反垄断机构官员卡洛琳·霍兰德认为,Sprint和T-mobile必须论证清楚,合并后的公司与另外两大巨头的竞争将对消费者更有利。四大运营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大打价格战,消费者长期以来是受益群体,而合并之后人们普遍担心这一趋势会扭转。

据了解,FCC的主要使命就是确保交易符合公众利益。这意味着该机构在批准交易的决定权中更有分量。而如果美国司法部以反垄断为由阻止这笔交易,进而走入漫长的司法程序,时间成本对Sprint来说显然难以承受。

然而,有分析人士同时指出,在反垄断问题上,共和党一直都没有民主党表现的那么敏感,对大公司合并持相对温和的态度。据统计,民主党奥巴马执政期间,共发起76次反垄断审查,而此前共和党小布什任职期间仅有48例。

2017年9月,FCC公布的第20份移动通信竞争报告中提到,目前移动通讯市场存在有效市场竞争。而这一描述并未出现在上一份报告中。同时,在一项衡量市场集中度的数据中,数值也呈现走低态势。外界认为,Sprint和T-mobile的合并面临的反垄断审核压力可能减轻,交易获得批准的概率可能更高一些。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肖涌刚

相关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