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 > 正文

彭蕾卸任 井贤栋接任蚂蚁金服董事长

2018-04-10 14:13:32来源:

微信图片_20180409225727

互联网金融开创者、金融科技领域的独角兽蚂蚁金服又完成了一次重要的新老交替。4月9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发出一封公开信,宣布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将兼任董事长一职。在蚂蚁金服还叫支付宝的2010年,彭蕾出任了阿里旗下这个金融科技公司的掌门人。八年来,支付宝已改变人们支付习惯、成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余额宝也成为震动金融业的一颗核武器。这些不仅是蚂蚁金服历史上的一个个鲜明坐标,也是彭蕾功勋榜上的图章。不过,未能圆梦上市等,同样是彭蕾时代留下的遗憾。拥有二十余年财务管理经验的井贤栋将为蚂蚁金服带来什么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

最重要的更替

本次调整被马云称为蚂蚁史上最重要的领导团队更替,是人材队伍上最大的成功。它来的也并不算意外。

一方面是因为2009年阿里的十八罗汉集体辞去创始人身份,和其他员工共同组成合伙人时,就已表明拒绝元老心态,培养接班人,之后又先后发布过5封信宣布人事交接。从蚂蚁金服来看,逐步交接的过程也很明显。2014年10月蚂蚁金服亮相之初,作为阿里巴巴18位创始人之一的彭蕾出任董事长兼CEO,井贤栋便作为她的搭档出任首席运营官。而后井贤栋的头衔越来越多,2015年6月担任蚂蚁金服总裁,2016年10月接过彭蕾手中蚂蚁金服CEO的接力棒。

彼时彭蕾仅保留董事长职位,她和井贤栋二人的分工也更为明晰。和马云一样是教师出身的彭蕾专注公司长期发展、全球化战略、人才培养和文化建设传承,井贤栋则全面带领团队负责公司业务、战略推进和落实。

本次调整后这一分工进一步延续。马云在4月9日的公开信中公布了彭蕾未来的工作安排,她将通过Lazada响应执行和探索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同时还会继续延续之前在女性和儿童权益保护方面的工作。开拓海外市场是蚂蚁金服正在走的重要一步,东南亚市场和印度市场又被业界认为是仅剩的电商蓝海。今年3月19日,阿里巴巴就曾宣布将向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增加20亿美元的投资,这是阿里第二次对Lazada进行追加投资。

一位曾在支付宝工作过数年的员工评价彭井二人时,称彭蕾为女神,称赞她的胸怀、远见和超越伯乐,同时称赞井贤栋睿智、担当、有全球化视野。

相比在人才梯队建设、社会责任担当等方面获得的赞誉,彭蕾带领下的蚂蚁金服,创造出的成绩更令业界侧目。拳头产品之一的支付宝,改变了许多人的支付习惯,在目前约38万亿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中占据超过50%的份额,是名副其实的巨无霸,还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另一个拳头产品余额宝,旋风般地在五年左右的时间里吸金近1.6万亿元,超过体量靠前的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的存款规模,也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微信图片_20180409230715

井贤栋与IPO的遐想

蚂蚁金服的上市进展一直颇受市场关注。2014年支付宝、支付宝钱包、余额宝、招财宝、阿里小贷、网商银行等整体更名为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时,市场猜测,蚂蚁金服已经在为上市做准备工作。

而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有关蚂蚁金服IPO的消息,业界不断拿着蚂蚁金服的数据与上市的各项硬性指标进行匹配。例如2016年,有分析指出,蚂蚁金服已经实现三年盈利,满足了上市要求,可能很快就会启动IPO程序。据阿里巴巴披露的数据,蚂蚁金服2017财年以版税和技术费的名义向阿里巴巴支付了约20.9亿元,较此前一年增长了86%。

对于本次调整,外界也猜测或将与蚂蚁金服上市有关。

分析认为,1972年出生的井贤栋拥有二十余年的财务管理经验,更符合蚂蚁现阶段的需求。马云也给予井贤栋很高的评价,称他是理想主义、乐观主义和专业主义者的罕见结合。他心怀星空,却能脚踏实地,能够看到未来,也能把握现在,他用自己对未来金融服务业的理解和信念,对蚂蚁的担当,赢得了团队一致的认可。

近期蚂蚁金服上市的传言也十分密集。今年2月1日,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联合宣布,根据2014年双方签署的战略协议,阿里巴巴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获得蚂蚁金服33%的股权。这被一些业内人士视为蚂蚁金服IPO脚步临近的信号。分析认为,本次交易将使得蚂蚁金服股权结构更为清晰稳定,抗风险能力提升、知识产权完整性加强,为蚂蚁金服上市扫除障碍,随着A股和港股市场对科技企业的政策向好,蚂蚁金服或将加快上市步伐。且蚂蚁金服无需继续每年分享37.5%税前利润给阿里巴巴,将拥有更多现金流。

3月初,又有消息称,蚂蚁金服已经启动Pre-IPO轮融资,融资完成后,市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不过,蚂蚁金服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仍没有IPO的时间表,对市场传言不做评论。

业务完善在路上

除了上市,业务层面的不断完善,也是需要蚂蚁金服妥善应对。

蚂蚁金服的业务目前已涉及支付系统、资金管理和小额贷款等众多领域。例如在支付业务方面,央行此前已要求所有第三方支付平台须将20%的托管资金交存至指定银行专用存款账户,且暂不计付利息,令第三方平台利息收入减少;又如蚂蚁金服轻资产模式的贷款业务也遇到监管约束,监管要求所发贷款已经打包到资产支持证券中的贷款人须持有相应的资本,为此蚂蚁金服在2017年12月还将旗下借呗的注册资本由38亿元大幅提升至120亿元。

现象级产品余额宝同样有所降温。按照余额宝管理人天弘基金1月31日发布的公告,自2月1日起设置余额宝每日申购总量,3月15日之后就会解除,但至目前每日申购额度仍有天花板。

在个人征信领域,芝麻信用等8家首批个人征信业务试点机构至今也无一获得牌照。业内分析师提到,比如支付业务如何保证现有市场份额,一直依靠红包等补贴方式是否还能持续撬动市场、留存率将是多少等都是蚂蚁金服面对的问题。

来自竞争对手的夹击同样不容小视,不仅有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在线上线下的跑马圈地,银行App推行免费转账后,也削弱了支付宝的优势。上述分析师表示,总体来看,目前蚂蚁金服在金融体系、用户规模和消费场景等方面依然有不少有利形势。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相关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