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最新 > 正文

多想一步 可以少犯很多错误

2017-12-04 16:52:46来源:

前阵时间,后台有位读者问我:

L先生,很喜欢您的文章,想冒昧地问一下:您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

这位读者很可爱,但这个问题,是没有办法回答的。

我告诉他:你可以问我高中是文科理科,也可以问我大学的学位(大学已经不能按文理分科了,因为大陆的学位一共有13种)。但你问一个工作多年的人「文科还是理科」,这是没法回答的。

为什么呢?

当我们问一个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时,我们的期望是:他的专业出身,赋予了他一定的特质和能力,并且这种特征是二元性的。

但是,对一个有一定工作经验的人来说,工作所给予他的特质,远远超过学校和专业出身 —— 因此,这个问题是无意义的。

也就是说,这个人是不能够用「文理」来衡量的,这是不恰当的维度。

这就叫做问错了问题。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不自觉地,落入这样的困惑中:

我该选择感兴趣的工作,还是选择擅长的工作?

钱和理想之间,我该选择哪一样?

我应该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

我应该选择我爱的人,还是爱我的人?

……

我看到过太多这样的提问。无论是初出茅庐的新人,还是工作多年的老手。

但事实上,这些选项,真的是对立的吗?

就拿大公司和小公司来说。很多人觉得「大公司有严格、规范的管理流程,小公司没有」—— 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许多硅谷的小团队,有完善的敏捷开发管理体系。虽然人数不多、规模不大,但流程化、标准化程度要超过大多数大公司。

相反,管理混乱、硬件陈旧、流程不合理的大公司,比比皆是。这些大公司因为规模太大,许多历史遗留问题一直未能根治,也跟不上技术发展,在管理上并不出色。

同样,很多人觉得「大公司结构臃肿,做事拖沓,小公司效率更高」—— 不妨看看亚马逊。亚马逊在全球拥有23万名员工,绝对是顶级的大公司。但是人家的危机处理流程、客户服务体系,可以在几小时内调动多个部门,合作解决掉一个前端问题。这是许多小公司都无法想象的。

相比之下,很多小公司,因为人手不足、资源不足,一个问题拖上几天、几周,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再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公司的边缘业务、支撑部门,跟小公司的核心团队,能拿来比较吗?显然也是完全不能的。

在这些「预期的特征」都不符合的情况下,人为将公司划分成「大公司」「小公司」,有什么意义呢?

同样,兴趣跟擅长,一定是对立的吗?钱跟理想,一定是不可兼得、难以权衡的吗?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我们似乎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无论面临多少个选项,都能够将其砍到两个,并且提取两个选项中最显著的特征,将它们对立起来,问自己:我要走哪一边?

这就叫做「单一维度的二元对立思维」。

这是个很长的概念,因为它有三个关键词:单一维度,二元,对立。

不妨简称为二元思维。

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思维呢?

因为,生活中的大多数概念,比如「公司」和「人」,都是极其复杂的概念 —— 它们往往有着众多的因素,也有着多种衡量的维度。

甚至,有很多问题,本身就是无法被定义的,甚至很难被理解。

但是,我们的大脑,天生不善于处理复杂概念。因为这会占用大量的认知资源。

所以,我们会不自觉地期待「确定性」。

我们会希望,一切事物都是可预知、可理解的。一切问题都有答案,一切现象都有结论,一切故事都有终结。

因此,我们会下意识地对事物进行「简化」,抽象出事物最显然、最突出的特征,来为事物贴上标签。

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发生一个后果,那就是以偏概全。

我们所贴上去的标签,很可能只占事物本身的30%、40%,但在我们思维中,很容易就用这种特征来代表事物整体,从而造成认知歪曲。

举个简单的例子。

14年我在知乎回答过一个问题,叫做「为什么有些看上去很开朗的人,总是喜欢独来独往?」这个问题拿到了1万赞,也是当时知乎Top 10的回答。

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他内向。

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尤其是性格。自古以来,就有许多理论和学说,企图给性格分类,将不同的人归类到一起。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提出了「四质说」(多血,胆汁,黏液,抑郁),现代则有星座、血型……各种奇奇怪怪的性格分类理论。

但比较受学界认可的,还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心理学家提出的The Big Five(大五性格模型)。

这套分类法,将人的性格用五个维度来衡量,分别是开放性、尽责性、外向性、亲和性和神经质。每一个维度都有两端。像外向性的两个极端,就是外向和内向。你在量表上离内向更近,就说明你倾向于内向。

这说明什么呢?两个内向的人,表现出来的特征,可能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总是喜欢用「外向」和「内向」去描绘一个人。在我们心目中,外向者健谈、热情、冲动、直率,内向者低调、谦虚、温和、脆弱,等等。

但实际上,一个内向的人,也可以非常易于冲动;一个外向的人,也可以非常谦虚温和,甚至「玻璃心」。

原因就在于,外向性,仅仅占到了一个人性格成分的20%(不确切地说)。它只是用于形容一个人在社交上的倾向,并不能用来支撑所有的性格特质。

但是,我们很容易就用「外向」「内向」去代表一个人,把20%,当成这个人的100%。

这就是把多个维度简化,把所有的性格特征,简单归因为单一维度,并用二元对立来划分类型。

在这种思维的影响下,我们对事物的理解,往往是有偏差的。

这也是造成决策失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从本质上,人其实是喜欢争斗的。

为什么?因为通过争斗,人才得以确认优越感。而在漫长的繁衍和文明发展历程中,优越感,是存活下去的信号。

所以,为什么是二元,不是三元、四元?因为二元是最直接的模式,也是最针锋相对的形式。

三元、四元,都存在协调和统一的可能性,但二元没有 —— 或者说我们不希望有。因为有的话,问题就不复存在了。

当你画下一个圈子,你就天然地把这个世界,划分成了两部分:

圈子里面,和圈子外面。

喜欢钱?对不起,你是个商人,我鄙视你。

选择情怀?来来来,你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们是一路的。

借由加强「圈子之外」的威胁和对立,从而提高「圈子内部」的凝聚力,亦即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划分成「朋友和敌人」,然后党同伐异 —— 这是我们用惯了的方法。

在人类历史上,这样的故事,还不多吗?

这里就不展开讲了。

所以,我们喜欢「站队」,喜欢从立场出发。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用最小的成本,迅速去界定「你是谁」,从而决定要对你采取什么态度。

一个大企业和员工发生了矛盾,员工的利益受损了,必然会有大量的人站在员工这一边,为员工主张利益。但凡有人为企业说话,都会被人鄙夷为「洗地」「公关」,而不管事实究竟为何。

同样,一个事件发生之后,立刻会形成针锋相对的两派,且必然会互相攻讦、对立 —— 但实际上有没有人真的想弄清事实呢?没有。大家只是忙着通过站队,来展示自己的立场和姿态。

所以,二元必然伴随着对立 —— 当你选择站在某一边的时候,你就已经跟另一边形成了对立。

差别只在于,这种对立是强,还是弱,有没有斡旋和争取共识的余地。

在很多事件里面,总会有人问我:你怎么看,你到底支持哪一方?

—— 为什么我一定要支持某一方呢?

这世上的事情,很少是非黑即白的。大多数事情,都落在中间的灰色地带上。过早的站队,贴标签,定性,形成对立,都是不恰当的。

大多数时候,这只会使问题,向更不好的那一面发展。

那么,说了这么多,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1. 保持审慎的态度

不要匆忙、草率地给一个事物定性,更不要随意站队,尤其是在没有充分足够信息的前提下。

要么,去获取更多的信息;要么,就保持审视的态度。

尤其是对于任何热点事件,追求全面,永远是更好的做法。

大多数时候,使问题变得更加不可收拾的,不是问题本身,而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

2. 重视思维的过程,而非结果

我们害怕不稳定,渴望有确定的回答,帮助我们增加对这个世界的信息。

但大多数时候,这是做不到的。

所以,我们往往会给自己一个结果,并让自己去相信,拒绝掉对立的可能性。

实际上,这只是故步自封而已。

不要太重视结果,我们应该追求的,是我们在思考和探索的过程中,得到了什么。

这才是更加有意义的。

3. 以我为主,为我所用

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叫做「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益」。

这句话很功利,也很黑暗,但是,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它:

很多时候,一个事物如何去定性和评判,并不是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如何理解它,它对我们有什么意义。

在这个基础上,再去理解、吸收和扬弃。

正如维特根斯坦所说:

对于那些无法言说之物,

我们应当保持沉默。

此为亿邦专栏作者文章,如要转载请签订内容转载协议,联系run@ebrun.com

推荐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