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直播 > 正文

游戏直播行业为什么会现马太效应

2017-10-31 14:55:12来源:

经历风波之后,游戏直播产业最后的不确定性正被排除。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 《36计•胡润百富榜2017》,这是胡润百富榜连续第五年将门槛设定为20亿元,2130人上榜。

其中,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以30亿身家成为这2000多人的一员,如果不算身背诸多光环的王思聪,单以公司价值来看,陈少杰的身家已经成为游戏直播产业第一人。

而这份榜单,这个第一人背后,实际上某种程度再一次暗示着这场源自2014年的游戏直播大战似乎正在逐渐的步入尾声,游戏直播产业真正的马太效应已经形成。

以2014年1月1日前身为ACFUN生放送直播的斗鱼TV正式独立开始计算,游戏直播这个产业至今已经发展了接近4年。

这4年当中,游戏直播产业可以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王思聪携带者熊猫气势汹汹而来、虎牙从YY独立、斗鱼拿到了腾讯的投资、龙珠最终被腾讯送到了苏宁旗下,其它如老牌之战旗、新贵之企鹅直播、手游直播触手TV均在这个庞大的产业当中找到了立足点。

但是,市场依旧是那个充满机遇的市场,然而No1的争夺已经结束。

来自第三方数据统计机构易观千帆发布的2017年8、9月视频直播类APP榜单显示,在游戏直播领域斗鱼在8月与9月分别以1328万、1525万移动端月活用户位居行业第一,而其月活环比增速分别为3.02%、14.78%。

 

1

 

 

 

1

 

 

排在第二的是虎牙,其8、9两个月的移动端月活分别为907万、995万,月活环比增速为0.65%、9.68%。

得益于数据上的优异表现,斗鱼直播获得了易观颁发的“新娱乐视角年度最佳APP”,成为唯一一家入围的游戏直播平台。

实际上,不仅仅是易观的数据显示着斗鱼对追赶者的优势,来自游久直播的2017主播8月排行榜同样是这样的格局,在Top50的主播分布当中,斗鱼占据了20位,而虎牙为15位,排在第三的只有4位。

看上游戏直播这个产业,从综合实力上去看,仅有虎牙还有对斗鱼形成一定追赶之势,其它公司均以纷纷掉队。

而即便是虎牙,实际上它也已经错过了对斗鱼第一的位置发起冲击的最好机遇。

实际上,早在2015年底,斗鱼完全形成了对其它所有竞争者强大的优势。

凭借着在《英雄联盟》、《DOTA2》等端游项目上的优势,加上自身对于直播+的完美转型,斗鱼在以游戏为基础的方向上很好的拓展了娱乐等多个方面的内容。

同时因为竞争对手当时各自遭遇到了不同的问题,从而使得斗鱼在当时已经占据了市场绝大多数的份额形成了对竞争对手的压制。

2015年底,有网站利用Alexa对各直播平台进行了流量监测,根据Alexa统计的数据,在最能体现流量数据的3个月平均排名和3个月内的平均日均IP中,斗鱼分别为513名,513万IP,而熊猫则是2878名,122.4万日均IP,虎牙为3911名,97.8万日均IP。

此后,游戏直播平台之间的战争逐渐落下帷幕,作为标志之一,进入2016年除了虎牙因为弥补之前对主播的不重视从而疯狂的挖人之外,各大平台之间挖人大战基本停止,在2017年初更是只有Uzi因为非经济因素从全民加盟虎牙一起大主播换平台的新闻,与此前的大主播频繁换平台有了很大的改变。

因为大家都意识到了斗鱼已经形成的绝对优势之下,市场的空间只能是寻找差异化去生存,而不是和斗鱼直接比拼如《英雄联盟》等斗鱼强势领域的内容。

虎牙开始走手游这条路线,2016年上半年,欢聚时代前CFO何震宇强调,虎牙的战略是坚持以游戏直播作为头部内容,抓住2016年开始的手游爆发期,以获得手游直播爆发的用户红利。

这样的动作看上去卓有成效,根据欢聚时代2017年Q1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在该季度虎牙直播付费用户开始逼近YY live,数据显示欢聚时代付费总用户数量为640万,其中YYlive和虎牙直播占据其中的580万,而在这580万当中,60%来自YYlive,40%来自虎牙。在发布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欢聚时代表示,未来的虎牙将会把重心放在手游直播上。

而随着《王者荣耀》这款手游在2016年年底开始的大爆发,虎牙的押注尝到了甜头,在数据上开始极度的逼近斗鱼。

这是斗鱼在成为市场佼佼者之后的重大危机之一,因为《王者荣耀》的火爆似乎直接催发了游戏直播平台之间流量的重新洗牌,斗鱼在《英雄联盟》等端游上建立的优势在象征着未来以及流量更为庞大的手游领域完全不顶用。

实际上,这个危机一直以来就是斗鱼的阿克琉斯之踵。

某种程度上,游戏直播产业是一个与视频产业极度相似的产业,当视频产业发展到今日依旧时时刻刻为明天的内容而担忧时,游戏直播产业同样如此。

视频产业所担忧的是如何保证可以覆盖未来比较热门的影视剧或综艺节目,用户永远跟着内容而走,而不是平台给用户看什么用户就看什么,举例来说,用户想看《芈月传》,但某平台只有《甄嬛传》,那么用户一定跳转到其它平台。

如此反复,各平台之间实际上就陷入了对未来热门内容追求的一个黑洞当中,并且充满不确定性。

游戏直播产业同样如此,未来到底哪款游戏回火,到底会火到什么程度,该投入多少资源到一款新游戏当中去,这些同样是疑问。

就如《王者荣耀》,虎牙凭借对这款产品的押宝,数据一下子就起来了,可能虎牙乃至腾讯在内,都没有料到这款产品会如此快速的在整体的流量级用户上超越《英雄联盟》。

《王者荣耀》的爆发,虎牙等平台提前的押宝,斗鱼丧失了对这款产品的警觉性,直接导致了斗鱼这一轮的危机爆发,领先优势被虎牙步步蚕食。

然而,从上述的易观等数据显示,现在危机已经化解,当下的斗鱼对竞争对手的优势再一次开始展现,并且逐步扩大,《王者荣耀》所带来的流量重新洗牌的危机已经度过。

表面去看,之所以度过这次的危机,原因在于斗鱼在意识到错过了在这款手游大爆发之前的提前布局的时机之后,迅速弥补,从触手、虎牙、企鹅等竞争对手那里挖来了几个《王者荣耀》的当红主播,如企鹅电竞的张大仙、虎牙的嗨氏、九日等人。

这些主播的到来,帮助斗鱼度过了这次危机,重新在第一的位置上站稳了脚跟,弥补了斗鱼在《王者荣耀》内容上欠缺头部主播的弊端。

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斗鱼真正度过这次危机的秘密在于其在游戏直播产业已经形成的马太效应。

前文我们说过,游戏直播产业是一个与视频产业极度相似的产业,但是所不同的是,视频产业形成不了这种马太效应,而游戏直播产业可以。

原因在于视频产业的内容和游戏直播产业的内容存在差别,视频内容每一个都存在着绝对的差异性,但游戏直播的内容差异性的本身取决于主播,而不是游戏,并且即便是主播差异性有的时候体现的也并不明显。

这个差别直接决定了视频用户是完全跟着内容而走,而游戏直播产业用户可以登录其它平台,也可以在原有平台看到类似的内容,只是主播之间有差异性。

因此,在游戏直播产业形成了一个怪圈,很多用户会成为某个主播的粉丝,但不会成为这个平台的用户,很多用户因为某个主播下载了这个平台,但最终这个用户只是为了看这个主播,不看这个主播时会自动离开回到原有的平台和生态体系当中。

而这就直接决定了斗鱼当时虽然在流量上开始被追赶,但它的根基依旧很稳,很多用户因为看嗨氏、张大仙会离开,但不看这些主播的时候,又会回到原有平台,这就是马太效应。

所以,斗鱼可以挖人,如果简单的只是金钱上打动,那么就太小看斗鱼的竞争对手了,斗鱼挖来的这些《王者荣耀》主播的原东家,不缺乏财大气粗者,能够挖人一方面是钱的因素,但另外一方面是这些顶级的主播为了更好的发展而跳槽。

因为这些主播也明白,斗鱼的活跃用户基数是最庞大的,用户已经逐渐形成了看游戏直播上斗鱼的习惯,而在原有平台他们的发展已经接近天花板,更多时候不是平台在推他们,而是他们的靠着自己的影响力反哺平台,因此为了自己的发展到一个更为广阔的天空才是最佳选择,他们需要的不是给平台带用户,而是平台给他们带用户。

因此,斗鱼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的搞定了《王者荣耀》领域粉丝量最大的两大主播张大仙和嗨氏的合约,因为这两大主播都寄望于在斗鱼能够更上一层楼。

这次危机的度过似乎表明了斗鱼已经彻底治愈了它的“阿克琉斯之踵”,因为当类似《王者荣耀》这样流量巨大且斗鱼弱势明显的项目,斗鱼都能挽回劣势之时,未来似乎就不再会有任何的项目会难倒斗鱼。

同时,由于《王者荣耀》所带来的启示,斗鱼开始在每个游戏当中疯狂的招募主播,以此来广撒网,应对这种不确定性。

最近这段时间,斗鱼用户都会频繁的收到斗鱼在新游戏推广阶段的招募主播的通知,提前封堵这种不确定性。

关于未来不确定性的危机似乎正在被排除。

而最佳的案例是2017年下半年开始迅速风靡的《绝地求生大逃杀》这个项目上,斗鱼没有失手,在这个逐渐有超越《英雄联盟》成为端游第一流量发动机的项目上,斗鱼成为了第一。

原有主播的转型、新主播源源不断的加入、资源推送的合理,促成了斗鱼成为这个项目直播领域的第一。

以足球世界为比喻,斗鱼已经逐渐成为皇马、巴萨这样的豪门,形成了球星、球迷的积聚效应,初出茅庐天才球星第一选择是加盟这样的豪门,经过其他俱乐部的历练逐渐成长为巨星的球星,同样会以加盟这样的俱乐部视为助力自身职业生涯的终极目标。

马太效应已经形成,斗鱼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排除了它关于未来发展上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推荐阅读
  • 最新
  • 微商
  • 购物
  • 应用
  • 移动服务商
  • 直播
  • VR